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NEWS
新聞中心
水資源超三峽3倍以上! —這里或將成為水電大本營!
發布日期:2020-12-07 來源:國際能源網
訪問量:39

從習總書記今年9月22日明確提出2030年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開始,我國已經為如何減少碳排放著手重整能源結構。煤電被減少和壓縮,清潔能源增量發展已成定局。但如果想彌補減少的火電裝機,或許只有核電、水電才能實現大規模的電源替代。

我國核電尚未完成“十三五”規劃的發展目標,寄希望于核電不如將籌碼壓在水電上。雖然我國大型水電站建設資源幾乎消耗得差不多了,但在我國西藏地區還有一條國內最長的高原河流待開發。這條河就是蘊含水能僅次于長江的雅魯藏布江。這條江上拐彎處有世界上最深大峽谷——雅魯藏布江大峽谷, 其天然形成的勢能落差,或許是建設大型水電站的最佳地點。

日前,新華社發布《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其中第19條有這樣的陳述:“實施川藏鐵路、西部陸海新通道、國家水網、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星際探測、北斗產業化等重大工程,推進重大科研設施、重大生態系統保護修復、公共衛生應急保障、重大引調水、防洪減災、送電輸氣、沿邊沿江沿海交通等一批強基礎、增功能、利長遠的重大項目建設。”此舉表明我國要將塵封已久的西藏地區水電開發提上日程。

“黨中央關于制定‘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明確提出‘實施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這在中央文件中是史無前例的,寫得很清楚的一點是‘實施’。對于水電行業來講,這是一次歷史性機遇。”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晏志勇11月26日在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成立40周年紀念大會上說。雅魯藏布江水電開發已在規劃探索,意味著水電行業將迎來又一次建設高峰期。

三個三峽電站的水資源待利用

國際能源網記者了解到,西藏水能資源理論蘊藏量在2億多千瓦左右,其中,雅魯藏布江流域下游的大峽谷地區更是“世界水能富集之最”。但西藏現有水電開發利用率只有1%,由此可見,該地區的水電開發空間非常大。

根據資料顯示:雅魯藏布江大拐彎入口的派區海拔2900多米至墨脫背崩河段海拔680米,長度約250公里,落差達2200多米。如果開鑿派區至墨脫的引水隧洞后,可引用近20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經測算,這里匯集了近7000萬千瓦的技術可開發資源,其規模甚至超過3個三峽電站。

這還不是雅魯藏布江水能資源的全部。雅魯藏布江在中國境內長2057公里,年徑流量約1395億立方米,包括“大拐彎”處的水能,雅魯藏布江干流水能理論蘊藏量近8000萬千瓦。且雅魯藏布江支流眾多,其中集水面積大于2000平方公里的有14條。此外,該流域還具有枯水期水量較大而較穩定、懸移質泥沙含量少等適宜水電發展等諸多優勢。

雅魯藏布江流域水資源開發利用有悠久的歷史,西藏和平解放后,在水利部和其他省市的大力支援和幫助下,已建成各類供水工程一萬多處,其中以滿拉水利樞紐水利工程、藏木水電站為代表。據了解,藏木水電站是雅魯藏布江干流上規劃建設的第一座水電站。電站總裝機容量51萬千瓦。

滿拉水利樞紐位于雅魯藏布江支流年楚河上,它的建成使拉薩、日喀則、山南兩地一市連成藏中電網,從根本上解決日喀則地區的用電問題。但這遠遠不夠,因為國內經濟的發展和電力消費增長的需求,需要在電能替代上做好布局,加大雅魯藏布江流域水電開發力度就是最好的選擇。

環保問題或將成為重要阻礙

以前受限于經濟和技術等因素,無法在雅魯藏布江流域推進相關的水電工程建設。如今最重要的兩大限制因素已成為歷史。開發這座高原上的水資源寶庫,究竟還有什么其他阻礙?

國際能源網記者了解到,2001年,雅魯藏布江大峽谷自然保護區,以保護大峽谷地區的生物多樣性。而自然資源保護區能否修建水電站依然是個難解的問題。我國出臺《自然資源保護區條例》中給自然資源保護區進行了層級劃分,分為核心區、緩沖區和實驗區三個部分。對于核心區的管理及其嚴格,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進入。進入核心區都是違法的,即使是建設水電站之前的調研工作也可能受到影響。

此外,國家能源局在2019年曾經出臺了《促進小水電持續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文件明確提出:在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文化自然遺產、地質公園、森林公園、珍稀特有魚類集中產卵場以及其它具有特殊保護價值的地區不開發小水電;在國家主體功能區、生態功能區中規定的禁止開發區,禁止開發小水電;在重要生態功能區和生態脆弱區,限制開發小水電。開發程度較高的東、中部地區原則上不再開發中小水電。棄水嚴重的地區,應暫停小水電開發。

在自然保護區小水電開發都被限制,那么大水電開發又能否進行得下去?此前有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內的壺瓶山自然保護區開發水電項目因為觸及生態紅線被叫停。國際能源網記者獲悉,壺瓶山13家小水電需按“三個一批”原則實施整治:立即退出4家、限期退出1家、生態改造6家。

此前在雅魯藏布江上的藏木水電站也曾遭遇過環境問題,曾經在雅魯藏布江進行過多次考察和漂流的學者楊勇表示,藏木水電站雖然庫容不大,但蓄水后還是會對加查峽谷以及下游的生態帶來一定的影響。

原來這是因為加查至米林這段屬于干熱河谷,土地沙漠化,林芝的沙洲也比較多。每年秋冬季,這些地區都會出現沙塵、沙化的現象,水電站修建后,水文變化必然對當地沙化現象產生進一步的影響。

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作為生態保護區,建設水電站是否會給當地的生態環境造成破壞,藏木水電站因其規模小,且地處人煙稀少地區,因此對生態影響相對較小,但如果按照雅魯藏布江梯級開發的規劃,將來勢必有更大規模的水電站出現在雅魯藏布江上,這就有可能會破壞掉當地脆弱的生態系統。環保部門能否為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的水電建設做好評估等一系列問題都是橫亙在該地區水電大開發的障礙。

水電開發牽扯中印關系

除了環境因素制約,雅魯藏布江水電開發另一個難題就是中國和印度對這里修建水電站的可行性是存在分歧的。雅魯藏布江是一條國際河流,除了我國境內的一段河流之外,還流經印度、孟加拉國。中國想開發雅魯藏布江水電資源,印度首先站出來反對,指責中國“不講武德”。

印度媒體最新的一則報道顯示:在中國敲定開發雅魯藏布江水電資源決策后,一名印度國防部高級官員撰文表示了強烈反對的意見,認為這是利用水利工程來加以要挾來獲得軍事上的優勢。一名印度政治和社會學教授也在《印度快報》發文呼吁各國都停止在雅魯藏布江的水利建設。

實際上早在10多年前印度就炒作過要中國在雅魯藏布江建水壩,并將其作為“南水北調”重要工程。時任印度總理辛格2008年訪問中國時據稱曾向中國提出過這一問題。不過,2009年5月25日中國水利部前部長汪恕誠在北京表示:“中國政府沒有計劃從雅魯藏布江調水進入黃河”。

其實,“不講武德”的原本是印度。當印度得知中國計劃在雅魯藏布江上游建設大型水壩和水電站時,該國就決定加快利用雅魯藏布江的步伐。印度決定必須加快在雅魯藏布江流域修建水電站以此爭奪“下游河岸權”,為的是在其與中國就雅魯藏布江水資源分配進行談判時,擁有份量十足的籌碼。

《印度時報》2012年1 月報道指出,印度國家火電公司(NTPC)已完成在中國藏南地區(印控的“阿魯納恰爾邦”)的雅魯藏布江建造大型水電站的預可行性研究報告,該水電站設計裝機容量將達到975萬千瓦,建成后將成為僅次于三峽水電的亞洲第二大水電站。

印度人甚至認為中國這是要給雅魯藏布江改道,下游的印度人將從此和布拉馬普特拉河說再見。面對眾多的流言蜚語,我國外交部門在當時就已經充分和印度方面進行了溝通和解釋,稱這些水電站本身并不具備調蓄能力,且在規劃之初就已經充分考慮到對上下游的影響,對印度用水造成的影響微乎其微。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明確表示,中方對跨境河流開發利用一貫持負責任態度,實行開發與保護并舉的政策,會充分考慮對下游地區的影響。而且長期以來,中方從中印友好大局和人道主義精神出發,在向印方提供有關河流汛期水文資料和應急事件處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為下游的防洪減災發揮了重要作用。

但印度一方一直揪住這個問題不放,中國要開發雅魯藏布江水電資源,印度一方很可能會通過各種渠道、各種手段進行阻止,如何擺平這個問題也是我們開發雅魯藏布江水電資源之前需要提前做好的準備工作之一。

開發水電不能操之過急

雖然我國迫切需要開發清潔能源來實現對煤電的替代,但開發雅魯藏布江水電依然不能操之過急。除了環境問題、國際關系問題之外,我們仍需要考慮水電外送通道的問題。因為西藏地區經濟欠發達,當地用電需求不高,此前我國西部地區開發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的過程中一直存在不同程度的棄風、棄光問題。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原因是,在西部地區尚未建成足以將其遠距離輸送出來的特高壓外送通道。

在西藏地區開發水電項目,尤其是像雅魯藏布江這樣的水能資源超過3個三峽的大型水電站一旦建成,其所發電量要無法通過特高壓外送到我國東南沿海用電需求大的區域,其形成的棄水電量將是一筆令人震驚的浪費。

此前的白鶴灘水電站配套修建了幾條特高壓輸電來解決消納問題,雅魯藏布江水電站如果確定開發,需要同步規劃外送特高壓項目建設,否則僅僅是單獨對水電項目立項和規劃,后續外送通道滯后發展,會給我國能源綜合發展帶來不利的影響。

晏志勇在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成立40周年紀念大會上指出:雅魯藏布江下游近6000萬千瓦水電的開發,每年可提供近3000億度清潔、可再生、零碳的電力。雅魯藏布江水電開發可以為我國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發揮絕對巨大的作用。

晏志勇分析道:“項目建成后,預計每年可以為西藏自治區形成200億元以上的財政收入,再加上水電站開發對于基礎設施建設的拉動作用等,給西藏自治區的發展必將帶來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隨著水電站的開發,電網通了、公路通了,我國與南亞的合作也將更加通暢。我們作為建設施工企業,要抓落實。”

我們國家已經將雅魯藏布江水電建設提上“十四五”規劃日程,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妥善解決在該地區水電站項目建設的各項問題,為我國新一輪的能源轉型做好準備。


分享:
燕赵风采201103排列7 新浪彩票比分直播 百度 南京麻将20元群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一码三肖中特 喜乐彩玩法 德国vs阿根廷比分推荐 狗狗币行情网站 三人麻将机图片大全 秒速时时彩是哪开的一点击进入 百家乐游戏 062一码中特 seven竞彩篮球胜分差推荐 四川时时彩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捕鱼来了vip 微信天天麻将下载